Three more weeks till the end of 2017…

离2017年底还有三个星期,提前回顾这一年,同时展望未来

The vintage watch market, led by vintage Rolex, continued its up trend in 2017. The auction of Paul Newman’s 6239 Paul Newman in October by Phillips, added even more heat…

2017年底还有三个星期,提前回顾这一年,同时展望未来。

2017,以古董劳为首的古董运动表继续走热。去年此时,我只能说就行情热度而言,古董劳已经超越古董PP”2016回顾),那时可能很多人对此还不认同。到了今年下半年,形势应该很明朗了,古董劳一骑绝尘领先。一派大好形势之中,10月份PNPN拍出17百万美元,打破PP 1518钢款的前纪录,彻底令世人领教了古董劳的厉害。

古董劳的大热,过去这一年里仍以古董迪为首。PN继续冲高,同时正如预料,非PN普通款也纷纷上扬。短短几年内,所有古董迪的行情基本都翻了一倍,或更多。PNPN拍出以后,这一波行情得以持续。如今,一只6263PN熊猫面可以轻易贵过一只PP 2499第三/四代,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

我以为,很有可能,这在不远的未来也将是难以想象的,因为这实在是不合理的。喜爱古董劳如我,固然喜闻乐见古董劳继续涨,但合理性还是要的。即使品牌的重量级和表款的经典度相当,论产量存世量、功能、机芯打分乃至潜在的作假风险带来的负分,我不觉得6263PN的普遍行情足以轻易超越2499。(刚结束的12月佳士得纽约拍卖,6263PN黑面RCO成交价含佣1,092,500美元,几乎是压轴标2499第一代黄金672,500美元的两倍。需要指出这只2499盘面受损,表壳打磨也较明显,价格因之偏低,我以为严重偏低。)

我喜欢PN,虽然PN算不上是我最喜欢的计时表,但终归是非常喜欢的。迪通拿众多款式里,PN也是我真正喜欢的一族,只是因为嫌贵,所以一直没买(说明爱的还是不够深)。现在眼看越来越买不起了。假如有可能还是要买的,最好还不止一只,因为玩PN最好是成堆 — 原本PN花色和产量就不少,就该是这个玩法。

说到产量,古董迪通拿包括PN在内实在不算少(自6239起,手卷迪总产量数万只,PN怎么也上千),但因为玩的人多,需求量也大,所以近二十多年来一直可以保持相对较高的行价(这两年当然是疯了)。可是,说到底,产量毕竟不小(且不谈被动过手脚有问题的古董迪尤其是PN也不少)。所以,在健康和正常市场里,要么部分回落,要么大家一起涨。不然,自由的市场在运转,这样的一枝独秀注定长久不了。风水总会轮流转。不妨几年后再回头看。

(至于某些定价奇高说穿了就是为了满足炫富心理和展示的现代表,不管多么独家高科技,我依然不看好。短期内不至于崩盘,但十年二十年后再回头看?就说一点,今天的高科技,到那时算什么科技?其实不必纵向眺望,就横向比较,和其他一些产业相比,钟表行业的高科技大概也就算小儿科吧,算不上真正的高科技。不说别的,就回头看看十年二十年前的微电子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机械表真不算多么奇巧的玩意,除非是真人工。当然,做表有新思路玩玩现成新科技和材料,好玩应该还是好玩的,这样的追求也是应该肯定的,价值也总是有的,但炫富级别的价格?好吧,个人这观点少说也持有好几年了,十年眼看已经过去,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我已经看错。)

古董劳的一大好处是好看且耐久(耐久=耐看且耐用)的表款实在太多,有的玩。个人之见,这一点PP比不上古董PP的经典耐久表款,其实不是很多各人眼里的表单各不同,这里就不细表了。我这里主要想要说的是,古董劳一涨起来,一时半会儿没完的,因为好的表款真的很多。

总的来说,目前钟表收藏界的价值观是对路的,即普遍而言古董的价值高于新作(二十年前我还根本不懂表的时候似乎不是这样的普遍价值观。说到这价值论,不妨比较一下艺术品、瓷器、跑车等收藏项目)。另一方面,收藏的喜好或时尚终究会有变化的。例如十年前Comex如日中天,如今相比古董劳其他品种暗淡多了(往后,我还是看好)。今天,现代表普遍低落。但我相信用不了很久,现代表当中的一些精品应该会回来的(再熬熬,现代也成了古董,呵呵)。所以,我觉得现在其实是买现代表(以及某些价格一时显著低落的古董正装经典款)的好时候。

现代表眼下自然也不是全面低落,例外如Dufour Simplicity,这两年来公开私下换手的总有全部产量的5%了吧,行价基本稳定在20万美元以上了。今后我仍看好。任何一个时代的表,总会有最杰出的若干代表。Simplicity就是我们时代的偶像级(Iconic)的表。只要那么多PN(尽管不是最常见的PN品种)随意就四五十万美元,那么Simplicity就没有理由不保持在二十万美元以上的价位,或更高。

如果拿Simplicity和今天超热的(也是我超热爱的)一些古董劳相比较,至少就以下两个方面来说,Simplicity可好多了。首先你没法造假和拼装,其次品相和机芯绝对美轮美奂,而且只要使用存放得当,将长年确保这美轮美奂的原始状态。就稀有度而言,也即人无我有这一项,这么说吧,近三十年来,任何时候市面上都有PN而且数量不小(当然稀罕款式除外),但Simplicity不是随时想买就能买到的(可以说Simplicity任何款式都稀罕,事实上这也直接反映在市场价格上),即使在眼下一小撮表主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而纷纷套现的时候,呵呵。

说到古董表的真伪混杂,这一向就是个现实问题,只是近年来古董表行情大好,大家一派喜气洋洋,对此似乎不如以往那么在意了。去年岁末回顾我写了以下这段,今天在更加火热的行情里我觉得其现实意义更大了,呵呵:拜网络发达所赐,现在网上可以看到许多原本应很稀罕的品种,看到此数多了,感觉似乎这些表都是不容置疑的了。其实不然。很有可能,某些令你一再看到并羡慕的表,其实是有问题的。

迟早,收藏者们尤其是新入场的年轻一代富豪收藏者们会纷纷意识到这点。到了那时,原本很炫的稀罕款,变成了要时时向旁人解释清白的疑问款,那种感觉就不很好了。例如1675篮圈全红针,我相信大多数都是有问题至少是拼装的。我确知我自己的那只至少不是这两年造出来的,但混杂在市面上那么多的全红针里面,我已没有了原来那样的炫的感觉了。

结语:经过这几年的古董表大热,我们已经把过去近百年里的许多手表既深且广地在心里翻了一轮(和以往一样,这里我只谈手表,不谈怀表与钟)。我们由此实实在在地拓宽了眼界,更清楚地明白了世上到底有些什么好表,以及自己到底喜欢什么表。接下来新的一年,当继续扩展或是精简个人收藏,更潇洒地玩。谨以此与各位同好共勉。

2017年底还有三个星期,提前回顾这一年,同时展望未来。

2017,以古董劳为首的古董运动表继续走热。去年此时,我只能说就行情热度而言,古董劳已经超越古董PP”2016回顾),那时可能很多人对此还不认同。到了今年下半年,形势应该很明朗了,古董劳一骑绝尘领先。一派大好形势之中,10月份PNPN拍出17百万美元,打破PP 1518钢款的前纪录,彻底令世人领教了古董劳的厉害。

古董劳的大热,过去这一年里仍以古董迪为首。PN继续冲高,同时正如预料,非PN普通款也纷纷上扬。短短几年内,所有古董迪的行情基本都翻了一倍,或更多。PNPN拍出以后,这一波行情得以持续。如今,一只6263PN熊猫面可以轻易贵过一只PP 2499第三/四代,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

我以为,很有可能,这在不远的未来也将是难以想象的,因为这实在是不合理的。喜爱古董劳如我,固然喜闻乐见古董劳继续涨,但合理性还是要的。即使品牌的重量级和表款的经典度相当,论产量存世量、功能、机芯打分乃至潜在的作假风险带来的负分,我不觉得6263PN的普遍行情足以轻易超越2499。(刚结束的12月佳士得纽约拍卖,6263PN黑面RCO成交价含佣1,092,500美元,几乎是压轴标2499第一代黄金672,500美元的两倍。需要指出这只2499盘面受损,表壳打磨也较明显,价格因之偏低,我以为严重偏低。)

我喜欢PN,虽然PN算不上是我最喜欢的计时表,但终归是非常喜欢的。迪通拿众多款式里,PN也是我真正喜欢的一族,只是因为嫌贵,所以一直没买(说明爱的还是不够深)。现在眼看越来越买不起了。假如有可能还是要买的,最好还不止一只,因为玩PN最好是成堆 — 原本PN花色和产量就不少,就该是这个玩法。

说到产量,古董迪通拿包括PN在内实在不算少(自6239起,手卷迪总产量数万只,PN怎么也上千),但因为玩的人多,需求量也大,所以近二十多年来一直可以保持相对较高的行价(这两年当然是疯了)。可是,说到底,产量毕竟不小(且不谈被动过手脚有问题的古董迪尤其是PN也不少)。所以,在健康和正常市场里,要么部分回落,要么大家一起涨。不然,自由的市场在运转,这样的一枝独秀注定长久不了。风水总会轮流转。不妨几年后再回头看。

(至于某些定价奇高说穿了就是为了满足炫富心理和展示的现代表,不管多么独家高科技,我依然不看好。短期内不至于崩盘,但十年二十年后再回头看?就说一点,今天的高科技,到那时算什么科技?其实不必纵向眺望,就横向比较,和其他一些产业相比,钟表行业的高科技大概也就算小儿科吧,算不上真正的高科技。不说别的,就回头看看十年二十年前的微电子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机械表真不算多么奇巧的玩意,除非是真人工。当然,做表有新思路玩玩现成新科技和材料,好玩应该还是好玩的,这样的追求也是应该肯定的,价值也总是有的,但炫富级别的价格?好吧,个人这观点少说也持有好几年了,十年眼看已经过去,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我已经看错。)

古董劳的一大好处是好看且耐久(耐久=耐看且耐用)的表款实在太多,有的玩。个人之见,这一点PP比不上古董PP的经典耐久表款,其实不是很多各人眼里的表单各不同,这里就不细表了。我这里主要想要说的是,古董劳一涨起来,一时半会儿没完的,因为好的表款真的很多。

总的来说,目前钟表收藏界的价值观是对路的,即普遍而言古董的价值高于新作(二十年前我还根本不懂表的时候似乎不是这样的普遍价值观。说到这价值论,不妨比较一下艺术品、瓷器、跑车等收藏项目)。另一方面,收藏的喜好或时尚终究会有变化的。例如十年前Comex如日中天,如今相比古董劳其他品种暗淡多了(往后,我还是看好)。今天,现代表普遍低落。但我相信用不了很久,现代表当中的一些精品应该会回来的(再熬熬,现代也成了古董,呵呵)。所以,我觉得现在其实是买现代表(以及某些价格一时显著低落的古董正装经典款)的好时候。

现代表眼下自然也不是全面低落,例外如Dufour Simplicity,这两年来公开私下换手的总有全部产量的5%了吧,行价基本稳定在20万美元以上了。今后我仍看好。任何一个时代的表,总会有最杰出的若干代表。Simplicity就是我们时代的偶像级(Iconic)的表。只要那么多PN(尽管不是最常见的PN品种)随意就四五十万美元,那么Simplicity就没有理由不保持在二十万美元以上的价位,或更高。

如果拿Simplicity和今天超热的(也是我超热爱的)一些古董劳相比较,至少就以下两个方面来说,Simplicity可好多了。首先你没法造假和拼装,其次品相和机芯绝对美轮美奂,而且只要使用存放得当,将长年确保这美轮美奂的原始状态。就稀有度而言,也即人无我有这一项,这么说吧,近三十年来,任何时候市面上都有PN而且数量不小(当然稀罕款式除外),但Simplicity不是随时想买就能买到的(可以说Simplicity任何款式都稀罕,事实上这也直接反映在市场价格上),即使在眼下一小撮表主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而纷纷套现的时候,呵呵。

说到古董表的真伪混杂,这一向就是个现实问题,只是近年来古董表行情大好,大家一派喜气洋洋,对此似乎不如以往那么在意了。去年岁末回顾我写了以下这段,今天在更加火热的行情里我觉得其现实意义更大了,呵呵:拜网络发达所赐,现在网上可以看到许多原本应很稀罕的品种,看到此数多了,感觉似乎这些表都是不容置疑的了。其实不然。很有可能,某些令你一再看到并羡慕的表,其实是有问题的。

迟早,收藏者们尤其是新入场的年轻一代富豪收藏者们会纷纷意识到这点。到了那时,原本很炫的稀罕款,变成了要时时向旁人解释清白的疑问款,那种感觉就不很好了。例如1675篮圈全红针,我相信大多数都是有问题至少是拼装的。我确知我自己的那只至少不是这两年造出来的,但混杂在市面上那么多的全红针里面,我已没有了原来那样的炫的感觉了。

结语:经过这几年的古董表大热,我们已经把过去近百年里的许多手表既深且广地在心里翻了一轮(和以往一样,这里我只谈手表,不谈怀表与钟)。我们由此实实在在地拓宽了眼界,更清楚地明白了世上到底有些什么好表,以及自己到底喜欢什么表。接下来新的一年,当继续扩展或是精简个人收藏,更潇洒地玩。谨以此与各位同好共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