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one day after the The Royal Oak 50th thematic auction, Phillips held the The Geneva Watch Auction: XV over the weekend, on May 7 and 8. My observation on the results of this auction, in particular on vintage Rolex and Omega, modern Langer & Journe, independents, and Patek…

自从Phillips钟表拍卖七年前横空出世以来,Phillips每年日内瓦和纽约的春秋大拍总是给我一个印象:在这里,钱都不是钱。这一次,也不例外。

全球新冠疫情爆发已两年多了,大多时候都窝在家里,即使现在欧美已基本完全开放,但平时还是少外出。拍卖预展这样的活动,久违矣。故而本场拍品,我全都没见过实物,以下的点评因此基于一个假设,即Phillips对于每一个拍品的描述都准确无误。虽然任何一个拍卖公司对于拍品的把控都会出错,有时甚至有意,但总的来说Phillips的钟表部还是比较可信的。

因为前一场“皇家橡树50周年”主题拍卖囊括了几乎所有皇橡顶尖表款,所以这一场拍卖基本就没了眼下如日中天的爱彼身影,总共仅五只爱彼,无一当今最受宠的宠儿。但除此之外,本场拍卖可以说浓缩和反映了目前市场最前沿的阵容和行情。

正如2021回顾里说到,行情的变化,潮流的起落,大都是渐变,不是突变,而每一场这样规模的拍卖,都是在将这样的渐变演示给认真的观众看。

1,市场的第一个变化,是古董劳行情普遍走软。

Lot 287,Rolex 6200, 含佣403,200瑞郎
Lot 192,Rolex 6234, 含佣403,200瑞郎
Lot 112,Rolex 6541, 含佣302,400瑞郎
Lot 119,Rolex 6241 JPS, 含佣852,800瑞郎

本场近两百个拍品,我最喜欢最想拥有的是第287标,劳力士6200。尽管我最爱的是没有Submariner印字的6200盘面,但这一只的盘面也是我的大爱,大号皇冠商标+Submariner Officially Certified Chronometer,也是极稀有的。可是,如此稀罕的好表,又是在人气超旺的Phillips拍卖会上(这里提及的几标还都是由Aurel Bacs主拍),现场竟然少人竞叫,最后被一位网络竞拍者在32万瑞郎的价格拿下,含佣403,200瑞郎。热烈恭喜这位买家,超级好表好价,超级羡慕。

另几只我非常喜欢的古董劳也都在偏低价格拍出。两年前,这样的价格注定会被高得多的竞叫淹没的。

2,FPJ继续强悍走高。本场17只FPJ,数量之多也正反映了市场的热度,每一只FPJ都是高价拍出,不少都是我觉得不合理的高价,已无必要一一列出,就举特别惊人的一标,第149表,CB限量特殊款Byblos,编号50/99。此表推出于八年前,不算很老的表,为当年FPJ黎巴嫩专卖店开店纪念而作,一共99只限量,大多数的盘面时标为阿拉伯数字,有20只的盘面时标是这种中东文数字(两种盘面上F.P.Journe的 J 都采用了腓尼基字母),相对最少见。但要知道,Byblos当初定价2万瑞郎不到。记得2014年此表推出之际,黎巴嫩大藏家,Journe的老朋友和专卖店合伙人Claude Sfeir将一枚中东盘面编号59/99的Byblos送到佳士得作慈善拍卖,拍出149,000美元,就此表而言在当时是天价。

Lot 149,FPJ Chronomètre Bleu – Byblos,含佣630,000瑞郎

3,古董欧米茄超霸一些特殊款式看涨。有意思的是,并非所有古董超霸看涨,但一些确实好又稀少,并且外观辨识度足够高的款式,看来最受眼下市场欢迎。

Lot 111,Omega 145.022 Speedmaster Alaska Project II,含佣529,200瑞郎

Lot 168,Omega Speedmaster “Monza”,含佣252,000瑞郎
Lot 169,Omega 145.022 Speedmaster “Apollo Soyuz”,含佣113,400瑞郎

4,朗格早期经典表款起飞。是金子总会发光,朗格最经典的两大作品Lange 1和Datograph,历经时间考验,早期表款的价格终于腾飞,以铂金黑面Dato为例,二手长年在4万美元,近两年始见涨势,先涨到6万美元,最近8-10万美元,这一标,直接拉升到16万美元。

Lot 276,Lange 1 101.027X,含佣138,600瑞郎
Lot 244,Lange 1 101.027,含佣113,400瑞郎
Lot 245,Lange Datograph 403.035,含佣163,800瑞郎

5,现代PP经典光辉再现。5004近来一直在慢热,本场一只5004P拍到45万瑞郎,如同上述16万瑞郎的Datograph,虽然很难说就此改写了市场行价,但毕竟是一个指示,也许就要大幅开涨了。除了5004,现代PP还有一些我长期看好的表款,这里就不展开。至于鹦鹉螺Aquanaut的火热,委婉地说,那一直不是我的关注点,今后的温度变化,留待各位慢慢观察和回味吧。

Lot 200,Patek Philippe 5004P,含佣453,600瑞郎

6,小众独立制表的美好时光又回来了。本场此类例子很多,这里举列两标:我一直仰慕的表仙Haldimann,我曾看好的猛牌De Bethune。

Lot 204,Haldimann H12,含佣144,900瑞郎
Lot 205,De Bethune DB27 Titan Hawk,含佣226,800瑞郎

7,大众品牌但独立小众品味的作品自有其独到的价值体现。本场拍卖有不少可归于此类的表款,这里仅举一例,精工黑面Izul。

Lot 254,Seiko Izul,含佣60,480瑞郎

风水轮流转,如果谈钱,任何时候都有漏可捡 — 我所谓的“时间的漏”。任何时候,也有很多以后回头再看买高了的表。假如以上所述的当前市场行情及趋势为真,那么应该不难看出,现在是买哪些表的好时机?

答案提示:行情回落但预计不至于继续跌落的表,已开启涨势但还只是刚刚开始在涨的表。前者可以从容些买,稳准狠。后者快准狠。

图片来源:Phillips

拍卖目录:https://www.phillips.com/auctions/auction/CH080122

1 comment

  1. 富艺斯日内瓦春拍结束的第二天,本周一5月9号佳士得日内瓦春拍,同样的整体表现,但有几标的成交价天壤之别,例如5004P,富艺斯含佣453600瑞郎,佳士得226800瑞郎。一个偏高,一个偏低。其实后者这个价格不久前还属正常合理,但到了今天则可以说是漏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