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rief review of Christie’s, Phillips, Sotheby’s and Antiquorum Geneva watch auctions held over the second weekend of May…


又到了日内瓦五月钟表大拍,从5月12日周五开始到5月15日周一,Christie’s佳士得、Phillips富艺斯、Sotheby’s苏富比、Antiquorum安帝古伦,四天一共七场拍卖,好表无数,简直眼花缭乱。按时间顺序,佳士得率先于周五开始The Art of F. P. Journe主题拍卖,周六另拍一场;富艺斯仍然是专注精品,不求量多,一共二百只左右的表,分成两天慢慢拍;苏富比共拍三场,其一是私人怀表收藏专场;安帝古伦虽然仅一场,但共有五百多标,必须分开两天拍。

在眼下全球经济大片低迷的形势下,如此多的表一下子涌入拍卖场,尤其有必要事后梳理一下脉络。简单回顾,我有以下几点感受:

1,现代独立制表品牌的主流价值定位已清晰确立。前有George Daniels、Philippe Dufour,后有F. P. Journe、Roger Smith…… 这些已经进入“主流”的独立制表品牌,既有一人工坊如Dufour、George Daniels、Roger Smith,也有已做成一个产量虽小但产品线和顾客群相当广泛的小众厂家如FPJ,尚未完全进入“主流”但我十分看好的,还有Vianney Halter等。这些品牌的价值,和PP劳力士等老牌大牌一样,是建立在产品的坚实基础上的,不是仅仅炒作就能长期确立。以FPJ为例,认真分析其至今所有表款、总产量、立于顶端最重要的那些表款及其绝对和相对数量,与PP劳力士各经典系列及重要表款分别比较,各位读者应该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这几场拍卖里,作为当前市场最热门的品牌,FPJ的拍品特别引人注目,数量自然不少。四年前开始FPJ二手市场价格腾飞,很多表款达十倍的涨幅,必然会逐渐引出相当一部分多表主卖出,这次佳士得FPJ专场加上其他几场拍卖,FPJ的总量显而易见的多,但总体而言成交价依然坚实稳固,没有崩塌,不过汹涌涨势却也已止步。FPJ未来行情,我看有望维持现在价位,很快本月下旬富艺斯和佳士得香港又将有几场重要拍卖,且留待确认。

图片来源:Christie’s
FPJ Tourbillon Souverain Souscription 2/20 附表盒
含佣成交价 CHF 2,707,000

2,笼统而言,这几场拍卖一千多只表,大部分的成交价不高。这应该既反映了目前全球经济大势,也是表市经过又一轮迅速火爆之后情理中的缓和冷却。在此之前已呈现出涨势的一些表,包括这两年风生水起的所谓neo-vintage近现代表,从FPJ到PP、AP、劳力士、朗格,这一波的成交价大都回归理性中位。

图片来源:Phillips
Patek 5070P 附件齐全
含佣成交价 CHF 190,500

3,最好的稀有的表越来越贵。每次大拍都一再证明了这点 — 当然,这里说的是长期趋势,短期内市场价格可能会有起落。这次富艺斯拍出的一只极品劳力士6541,连佣超过200万瑞郎,如此惊人的天价,显然关键原因就是这只6541的罕见完美品相。说实话近来坊间一些爆料,对于富艺斯钟表部的名声是有打击的。古董劳向来水深,眼下这时候买家和竞拍者还这般大手笔一路出价,至少应该说明此刻此表没有发现问题,而这又是怎样一位志在必得非同寻常的买家?!6541本是一款非常有型的运动劳,但因为老旧,许多十分好品的6541,大都面相黯淡,古董表的味道是有了,却未见6541本该有的鲜亮夺目。这一只6541,是超级罕见真正完美的6541,最佳蜂窝面、无夜光时分针、红三角表圈组合,几乎全新状态的面壳,难得一见的大全套附件,除非这样的6541有一批,不然行价到一百万两百万美元,只是迟早的事,这是你我理应看得到的。有表友看到这只6541的新纪录价,立刻联想到是否又有人操纵,比如要为炒作刚停产的Milgauss绿玻璃做铺垫等等…… 对此我的观点一向是不要去理会炒作与否,除非你我玩表是短期操作,只在乎钱的输赢,不然有人炒作也好,市场自然波动也罢,一款表的价格上去了,能否长期稳住,说到底还是看这款表本身的素质。表的素质好,有人看上了把它炒上去,那是他眼光好。他不炒,这表迟早也会自己涨上去的。素质不好,一时被炒上去了,总会跌回原形,只要不参与快速进出套现,又不是自己喜欢的表,那就与你我无关,作壁上观就好。

图片来源:Phillips
Rolex 6541 附件齐全
含佣成交价 CHF 2,238,000

4,任何时候都有时间的漏。拍卖前一星期,我在微博聊到即将到来的这几场拍卖,说到朗格Datograph Pisa和PP 3940 Beyer No.10,估价分别是10-20万和6-12万瑞郎,我说如果能两倍估价上限拿下,那就是捡漏了。没想到这只Pisa含佣仅仅刚过20万瑞郎,一句提前恭喜买家,真是说对了。为什么偏低,或许是这只的编号4不够好?其实无所谓的,毕竟不是3940 Beyer那样把编号印在表盘上。再说这只No.4比其他Pisa更特别:中央大秒针为镀铑的银色,而非标准Pisa的蓝钢大秒。事实上,任何一只Pisa都是无以复加的好,这可是唯一一款限量版的Datograph,而且如此漂亮独特,数量如此之少,仅10只。要知道近二十年前,Pisa刚问世不久的时候,就是一款朗格收藏者竞相追逐的高价稀罕表。这些年过去,油价都不知涨了几倍!看看现代朗格的短暂历史,比较一下Lange 1和Datograph这两件重要作品,列出各自的款式和产量,你我应该能看到数不清的各款Lange 1和有限几款Datograph乃至钢款Lange 1和铂金银面Pisa的价值。由这只Pisa,又想到了富艺斯2017年PNPN那场超级大拍,在全场一片炽热气氛和万众瞩目中,一只朗格红金黑面PLM含佣15万美元被从容拿下,是为当晚第一大漏。四年后,这只PLM又回到了富艺斯纽约拍卖场,含佣50多万美元卖出。说回到这只Pisa No.4,拭目以待它下一次的亮相……

图片来源:Phillips
Lange Datograph Pisa No. 4 附件齐全
含佣成交价 CHF 228,600

5,任何时候都有虚高的表。虽然市场的价格是真实的,但不理性的成交,以及作为营销牟利手段的炒作或哄抬,也的确一直存在。秉持不说假话但也少说坏话的原则,这里就不点名,只点到为止,这几场拍卖里一只含佣成交价超过百万瑞郎的表,尽管功能足够复杂,技术足够强悍,包装足够到位,但我认定其价值尤其是长期价值远低于卖出的高价,买的是卖家天大的面子。


题图来源:Christie’s,Phillips,Sotheby’s

schen

1 comment

  1. 五月富艺斯和佳士得香港拍卖结束,情况和日内瓦拍卖大体一致。从以往的数据来看,古董表的主场在日内瓦,香港则不难拍出现代表的高位,所以上拍的现代表也就居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