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ard Perregaux Ref 90200 S. F. Foudroyante, full name Scuderia Ferrari Chronographe à rattrapante à seconde foudroyante, is the best lookng split second foudroyante chronograph so far to my eyes.

计时好玩,更进一步的高级计时功能 — 飞返、追针、闪电针 — 就更好玩。飞返为法语retour-en-vol(英语flyback)的直译,意指计时秒针归零的同时自动重新开始计时。追针和闪电针则分别译自法语rattrapante (英文名为split seconds,中译又名双追)和foudroyante (英译lightning seconds或flying seconds)二字,原意为“追上”和“闪电” — 此闪电针非ROLEX(劳力士)防磁表之闪电针也。

以上三种复杂计时功能,飞返本身不增加表盘上的针数,追针和闪电针各自增加一枚针,且可能还有进一步的变数,如A. LANGE & SOHNE (朗格)的Double Split 双双追,又如闪电针有不同精度,机械表从1/4秒、1/5秒、1/6秒、1/8秒、1/10秒一直到1/100秒。非机械表的计时精度可达1/1000秒,如TAG HEUER(豪雅)的Microtimer电子表,但闪电针被数码显示代替。

飞返、追针、闪电针这三种复杂功能我都十分为之着迷,如果能一起做进一只手表里,必定非常强大,不过恕我孤陋寡闻,这超级组合至今还未见识过。退而求其次,飞返加追针、飞返加闪电针,或者追针加闪电针的搭配,则求之有道。其实对我而言,飞返或追针,单一功能已经足够,但前提是制作精良(至于是否可望而不可及,则暂且不论),例如LONGINES(浪琴)13ZN 、A. LANGE & SOHNE(朗格)Datograph、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Ref 5004和Ref 5959。只是我对闪电针的要求就高一些,要么超高速如TAG HEUER(豪雅)Caliber 360、F. P. JOURNE Centigraphe Souverain(前者一表二芯,真枪实弹;后者无中生有,轻功卓绝),要么独具匠心如JAEGER LECOULTRE(积家)Doumetre Chronograph、ZENITH(真利时)El Primero Striking 10th,不然则需配追秒才好,单单闪电针计时总觉尚欠缺把玩乐趣。至于跳秒精度,倘若认真追究起来,以常人的反应时间,1/8秒的闪电针足矣,而货真价实的1/8秒闪电针,28800摆频即可做到 — 这正是坊间诸多闪电追针表的设计选择。

细数一下生产闪电追针的品牌,为人熟知的有GRAHAM、GIRARD PERREGAUX(芝柏)、PANERAI(沛纳海)、HUBLOT(恒宝)、CORUM(昆仑)、以及与GIRARD PERREGAUX(芝柏)同属Sowind Group集团的JEAN RICHARD(尚维沙)。其中以GIRARD PERREGAUX(芝柏)款式最多,也最为出名。PANERAI(沛纳海)的闪电追针携品牌的巨大号召力,近年来风头甚劲,PAM 246是出道第一只,今年又添PAM 343。若论资排辈,闪电追针手表始作俑者实为GRAHAM。这个以十八世纪英国钟表大师George Graham为名,实则为瑞士厂家的The British Masters旗下品牌,自成立以来专营计时,1997年推出的第一款手表即为闪电追针,机芯由合作伙伴Jaquet SA研制,历时两年,在Valjou 7750基础上开发出追针加闪电针这种崭新的手表功能。Jaquet SA在开发这一超级复杂机芯的两年里,得到GIRARD PERREGAUX(芝柏)的技术援助,因此成果也为GIRARD PERREGAUX(芝柏)所用。1999年,GIRARD PERREGAUX(芝柏)紧接GRAHAM其后,将Jaquet SA机芯作进一步美化改良,推出Ref 90200,全名Scuderia Ferrari Chronographe à rattrapante à seconde foudroyante,简称S.F. Foudroyante。此表正是本文主角,至今最令我动心的一款腕上闪电双追。

主角登场之前,再费几句口舌,斗胆对其制造者作一番评论。在我看来,GIRARD PERREGAUX(芝柏)是个颇为与众不同的品牌 –这绝非废话一句,特此说明– 它的表款数量繁多,高端的三金桥歌剧院乃至中档的世界时都非常出名,但平心而论低端表平平之作也出过不少。它拥有众多独门绝技的自家芯,却也同时大量使用统芯。正因如此,关于GIRARD PERREGAUX(芝柏)的定位毁誉参半。可无论如何,必须承认,这是一家真正Manufacture(正如它常常在表盘上特别标明)级别的大厂,即使采用统芯,大都也经过不同程度的改进,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GIRARD PERREGAUX(芝柏)自古以来不乏精湛之作,相对较少为人知的是它的计时表,不亚于三金桥陀飞轮,属于真正有史可查的正宗传承。GIRARD PERREGAUX(芝柏)的创始人,瑞士制表大师Constant Cirard早在1880年就制作出一只1/4闪电跳秒双追怀表。Ref 90200的设计,部分即以此古表为蓝本。

Ref 90200是GIRARD PERREGAUX(芝柏)Pour Ferrari法拉利系列中一员,为纪念Societa Anonima Scuderia Ferrari(注1)成立70周年而作。GIRARD PERREGAUX(芝柏)与法拉利的合作自1994至2004,历时十年,其间推出许多好表,在我看来,正当其中的Ref 90200为扛鼎之作。它的机芯GP 8020(后更名为GP E04C0)基于Valjoux 7750,是否因此归入统芯一类?这个问题好比质疑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的CH 27-70是否统芯。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首先从几个基本数据即可窥斑一二:GP 8020直径30.4mm,厚度8.7mm,40钻;相比之下,同样直径的Valjoux 7750厚度7.9mm,25钻。进一步细究,GP 8020不同于Valjoux 7750,采用的是传统星柱轮,并且因为双追,故而是双星柱轮。不仅如此,GP 8020装备有双发条盒,各自带动一个轮系,其中一套为闪电针专用。GP 8020能量储存40小时,闪电针能量储存6小时,28800摆频,1/8跳秒。这是一枚极为复杂的机芯,后来又搭载于Vintage 1945系列 Ref 90210,那又是另一款充满GIRARD PERREGAUX(芝柏)特有古典气质的闪电追针,长方形的外壳,极具优雅个性 — 不过,回到正题,我还是更爱Ref 90200,不但优雅,而且外形更具动感。

Ref 90200的外形追循最经典的双追计时手表设计,圆壳,圆形计时钮,与表冠同轴双追钮,阿拉伯数字时标。此外,盘面外围1/5秒计时刻度,内环测速计,密底,7颗螺丝固定,防水30米。表盘款式有立体和平面印刷时标两种,分别搭配柳叶针和剑形针。前者古雅之极,正是我最喜欢的双追计时盘面设计,正装休闲两相宜,又有白面和黑面两种,时分针有带夜光和无夜光两种。后者只有黑面,时分针及刻度均有夜光,颇具军表风格,更有现代感,也更适合运动装。无论黑白面,都有3点位那摄人魂魄1/8秒跳一格的红色闪电针以及6点位上方同样醒目的红色SF两个字母。SF为Scuderia Ferrari缩写,这两个红字是正表面仅有的法拉利的蛛丝马迹,点到为止,恰到好处。翻过表背,法拉利跃马盾牌立刻跃入眼帘,铭刻其周围的有SCUDERIA FERRARI 1929 – 1999的字样、表的全名以及限量编号。最为显著昭示此表与法拉利有关的,是那个鲜艳法拉利红的巨大表盒,盒内分成九格,可放置九只表,正中间那格自然是留给正室S.F. Foudroyante。

Ref 90200限量750只,其中白金150只,红金150只,黄金250只,铂金100只,另有钛壳100只。众多壳面组合中,我最爱黑面白金款,虽然不是铂金,却够重正好 — 再重,于我就就过重了。此表表径40mm,这是我至今为止能接受的最大尺度。这只表虽然够大, 甚至比同年巴塞尔表展推出的Datograph还大一圈 — 从表的侧面看,实实在在的一大砣 — 但戴着却十分舒服,比Datograph更贴手,原因是整个表背平滑一体,呈弧形,无任何阶梯棱角。从正面看,黑面白壳,视觉感应小于实际尺寸。再倾斜看,表圈、表耳正面、表冠及计时钮抛光,表侧拉丝,很有质感及对比。这种对比进而延伸到表盘:具有镜面打磨效果的阿拉伯数字立体时标,与2、4、8、10点位熠熠闪光的金字塔形立体三角时标相邻;漆黑色的盘面,嵌入深灰色的计时子盘,上书白色计时轨道刻度与GIRARD PERREGAUX签名,其间点缀红字;SF那两个大字与红色闪电针在黑面白字映衬之下尤其有层次感;就连那对柳叶针,中心填入夜光,由此也增添了一份立体感。总之,一切井然有序,令我由衷赞叹GIRARD PERREGAUX(芝柏)的设计品味。有意思的是,尽管我通常偏爱白色调的面盘,但如同Datograph,Ref 90200我以为黑面最佳 — 这一对上世纪末年同时现身江湖的计时高手武艺超群,若双剑合璧,正好一举囊括飞返、追针、闪电针三大上乘功夫。作为一只闪电双追,Ref 90200的普通计时操作具有以下特点:中央计时大秒针与精确积分盘分针归零都沿最短路线飞行,如停止在30刻度以内,即逆时回跳;30刻度以上,则顺时返回。使用双追功能时,追针与大秒针汇合同样是最短距离直飞,视两枚秒针分开相对位置,追针作顺时或逆时瞬跳。而连接另一轮系的闪电针则不同,总是顺时方向归零,并且不是一瞬间完成。你可以感觉到它很快地一格格跳过,有如速度加倍的闪电跳秒,煞是有趣。

Ref 90200美中不足之处有二。首先是先天的不足,闪电针占据了通常小秒针所在的3点位子盘,为了表盘的干净利落,只有牺牲小秒针的存在。好在任何时候想要看到秒针走动,按下计时钮即可,于是此表即刻变身为一只大三针,且比普通大三针更多出动感,借闪电之力,完美诠释了我少年时十分热衷的一句成语: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第二个不足是后天人为,如此复杂的机芯,却未露背,甚憾。不过细想一下,既然是自动芯,一大半的机芯都会被自动陀遮住。此外,追针与闪电针的特殊组件都在表盘那一面,本来也看不到。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事实上,此表密底的好处远大于背透。一来有足够的地方铭刻相关文字;二来,更重要的,表背可以做成平滑弧形,戴起来更加舒适。

黑面白金的Ref 90200,配以GIRARD PERREGAUX(芝柏)棕色鳄鱼皮带及白金折叠扣,既好看又合手。这般个头和重量的手表我认为还是以折叠扣为佳,不但取戴方便,也更有平衡感。这只表,虽然既大又厚且重(以我的标准),但四季佩戴皆宜;虽是皮带,但夏天穿着短袖尤其有型。我一直记得刚拿到这只表的那一天,驱车返家路上,恰逢暴雨将袭。那一刻,车内凉气逼人,车外乌云密布,一时兴起,启动腕上计时,正与窗外景象相应。是日,日行三十里,逐风追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Societa Anonima Scuderia Ferrari为当今法拉利的前身,由Enzo Ferrari于 1929年11月16日在故乡Modena注册成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