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Now what are the most beautiful watches in terms of the front view, i.e. the dial , hands and bezel? Here are my personal top 5 from the modern watches…


1. Anniversary Langematik

图片来源:朗格网站

“红十二记”旧文节选:有的表,第一眼并不喜欢,却很耐看,慢慢地就着了迷;有的表,初次见面为之惊艳,但那份靓丽和新鲜感并不长久,渐渐就失去兴趣;也有极少数的一些表,一见倾心并百看不厌,Anniversary Langematik正属于此类。

和许多表一样,我先见到Anniversary Langematik的照片,后见到实物。那是一张出自朗格官方的全身照[注:就是上图],拍得很美,淡蓝色的背景之下,整只表的正面连着黑色鳄鱼表带和铂金表扣全都一览无遗,白色表盘配黑色罗马数字刻度、红色XII刻度及蓝钢指针,清新之中极具古典气质。后来在现实中见了面,更为深刻地印证了这种美。我原本就喜欢白色调的表盘,Anniversary Langematik的白表面比一般常见的银面更朴素,何况是珐琅,因而深得我心。不仅如此,白色的表盘上加入一点红色,更多出一分恰到好处的生动,同时又暗合我喜爱红字的情节。

Anniversary Langematik这种白面黑字红十二的表盘是典型的复古设计,表盘上古意盎然之处还有轨道分钟刻度,以及以IIII而非IX显示的四点时标刻度。这种表盘在一百年前很常见,近代乃至当今手表中也时有所见。在我遇到的有限个例中,数Anniversary Langematik这款最漂亮,这应归功于此表外观各部位的谐调平衡 — 适中的表径、疏密有致的表盘格局、凝练俊朗的字体、略呈弧度的光滑表圈、造型简明有力的表耳、表冠及铂金三层表壳,这一切都具有鲜明的现代朗格品牌特征,却偏偏与红十二这一复古设计极为般配,如天作之合。点睛之笔则是那对朗格御用蓝钢Alpha时分针 — 秀气又挺拔的蓝钢Alpha针在润白的表面上随着不同光线角度而呈现细微变化的色泽,在红字的映衬下,美轮美奂。

2. Vianney Halter Goldpfeil

这回我不用再特别声明了,各位看官如有耐心看到这里,自然明白这个名单完全是个人之见。将Vianney Halter这款Goldpfeil跳时月相列入最美手表面盘,如果不是绝无他有,至少是极端非主流,肯定不是标准答案。但审美这等事哪管它什么主流和标准,自己喜欢就对。

“金箭传奇”旧文节选:这只表的表盘正面为长方形,其中又包含正方形、圆形、三角形以及更小的长方形等各种几何组合,表的侧面则呈现出不同的弧线。在色彩上,以银、白、蓝、红为组合,总体色调偏冷,却带有一种浪漫的情怀。外表面的打磨为磨砂(brush)与磨光(polish)相间,表盘正面那一片如雨点般可爱的小波浪纹,是由圆头锤(ball pein hammer)人工细细锤出。Goldpfeil的金箭图案变身为一枚运动的蓝色分针,与更具立体感和动感的红色珐琅秒针交相呼应,成为整个表盘的亮点。

这只Goldpfeil有一个别名,叫相机表(camera watch),原因是它在外观上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相机有几分相似。具体在细节上,大致体现在类似取景框的子表盘,以及好似35mm胶片的整个正表面。但形似不如神似,我觉得更主要是在神韵上的相像,譬如它总是让我联想起带红字刻度(red dial)的Leica IIIf。同时,在我眼里,这只Goldpfeil的外形设计有十足的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Man Ray的味道。

除了摄影乃至雕塑的相关联想,作为一件作品,这只Goldpfeil同时也令我感受到一种音乐的韵律,譬如巴赫。进一步地说,这只表在外观上以简单几何形状、色彩、材料而生成的一个个的组合和对位,以及隐藏其中不断让你去探究和发现的一处处的细节,正如戈德堡变奏曲的美妙。我想这应该不奇怪,因为据我所知Vianney Halter本人正是一位巴赫迷。

3. PP 5004

图片来源:PP网站
 

复杂表主要是在于机芯复杂。比如三问,机芯极复杂,但表盘可以很简单。复杂表里面也有表盘复杂的,例如万年历计时。PP是最早做出万年历计时的,也是我眼中所有品牌里万年历计时做得最好看的。(不仅如此,我以为所有品牌中单纯万年历做得最好看的也是PP。)所以让我来排盘面最好看的复杂表,注定PP会占去一大半。不过PP最美的复杂表大多是古董款。这并非说PP现代款复杂就没有靓仔,只是远远比不过古董款。但PP现代表中有一款在我看来漂亮至极,甚至超过同类古董,那就是5004。

5004采用经典的PP万年历计时盘面设计,简洁悦目。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万年历计时表盘格局 –星期和月份窗并列上方,日历与月相共用6点位子盘,小秒盘与计时盘分列左右,24小时与闰年显示分别累加其上。当然5004还多出一根大秒针,更添美色,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盘面虽然指针刻度繁多,大盘小盘叠加,却十分干净清爽。我尤其喜爱这立体阿拉伯数字时标,配以略偏肥厚因而绝对显眼的柳叶针,不但美极,而且令读时清晰。

4. Roger Smith Series 2

图片来源:Roger Smith网站

从怀表到手表,我特别喜欢英国风格的设计,可惜现代手表这种风格的作品很少见。我的梦中表,George Daniels的每一件作品,都是老派英式风格。Roger Smith是Daniels唯一弟子,深得大师真传。他制作的每一只表,表如其人,也是翩翩英伦绅士风度。其中这款红金Series 2最得我心。

与老师George Daniels一样,Roger Smith坚持手工制作。他早期的作品手工痕迹较明显,尤其是机芯。后来的打磨越来越神,例如近作Series 2 Open Dial,直逼老师的老友Philippe Dufour,令我叹为观止。但Open Dial之裸露固然惊艳,更耐看的还是一本正经的原版Series 2 –多层面盘,罗马数字时标,大大的子秒盘,饰以细密玑镂,再配上那古风十足的全手工锻造箭形时分针,整个盘面分外优雅迷人。10点位的扇形能储显示更增添一份活泼动感,不平衡中取得绝佳平衡。

5. Peter Speake-Marin Shimoda

图片来源:Peter Speake-Marin

“一针乾坤”旧文节选:单针表其实不是什么新颖设计。历史上最早的钟在形式上从日晷演变而来,只有一根针。分开两根的时针和分针直到十七世纪下半页才出现。现代手表中,Audemars Piguet (爱彼)出过一款名叫Philosophique(又名Philosopher’s Watch)单针表。将单针表叫做哲学家之表,倒是很有趣味。现在市面上单针表并不止Shimoda一款,但在我眼里均不及Shimoda的独特美感和格调。Shimoda原文是日语“下田”,原是Peter Speake-Marin早期一位日本顾客的名字,当初就是这位顾客请Peter Speake-Marin定制这款单针表,完成之后Peter本人也十分喜欢,遂将其量产化,并以其名命之,以飨更多顾客。

Shimoda的表盘为珐琅面,工艺繁琐复杂,加上Peter非常挑剔,因而成品率很低。我十分喜爱罗马数字的Shimoda白珐琅面,简洁大方,即使在高倍镜下也是洁白无瑕。表面12点位下方,SPEAKE-MARIN品牌之下印着产地SWITZERLAND,不同于常见的SWISS或SWISS MADE。6点位上方的那枚蓝钢螺丝,乃仿以前怀表表盘上的定位螺丝,在这里纯粹是起装饰作用。表盘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枚极为优雅别致的蓝钢指针,它的形状与Piccadilly其他各款的时针相近,类似古时黑桃指针,但Peter将黑桃略作变化,使其更接近于心形。在不同时期的Shimoda上,这枚指针的色彩和针尖形状略有差异,早期的针尖纤细,针体饱满,呈深紫蓝色,很浪漫,又很沉静。

Shimoda的表盘上最不引人注目的一样东西,同样也在指针之上,正是表盘中心那一颗小小的钻石。这颗钻石并不完全是装饰之用,它其实连接着秒轮,是一颗秘密而特别的秒针。当那枚紫蓝色的指针以无法觉察的速度缓慢行进之时,这颗钻石却飞快运转着,静和动即如此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如果在光线下以一定角度注视表盘,可以观察到这颗钻石不停折射变幻出绚丽的色彩,煞是好看,并且很实用,因为它明确地告诉你,表在走。

====================================

外一篇:Dufour Grande Sonnerie及其他

接着说落选的几款,如同上一篇博文,第一个又是Dufour Grande Sonnerie。Dufour这款表仅做了几只,有不同面盘选择。我最喜欢的还是最简约的宝玑针白珐琅盘。5004蝉联最美机芯和最美面盘两项大奖,其实Dufour大自鸣也完全有资格双双折冠,无奈这表至今只见过照片,没见过实物,因前面已有言在先,不符合入选条件。此外这个盘面尽管优雅,却也太“普通”,粗看与一只普通小三针无异。

另一款优雅无比并且显然有别于普通小三针的美学典范之作是Breguet 5014,也是白珐琅盘。它的盘面格局就别致生动许多 –小秒盘稍作偏移,就达到这般效果,也只有宝玑。5014的问题是表盘大了些,如果38mm就完美了。现在这个盘面空白略多,以至于除了少数几个美好时刻,比如10:08:25,每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段都显得有点空荡荡。其实这个问题也是绝大多数表的问题。再美的表,当指针处于某些位置时,盘面会变得不那么好看,哪怕是这里最美的几款,只有一个例外 –单针Shimoda,任何时刻都是一样美。

“五大”机芯之后,“五大”面盘仍不见一款运动表。这并不表明我厚此薄彼。事实上,我差一点让Rolex 14060/14060M上榜。14060是我极为赞赏的经典5513之现代版。一个经典表款,几十年外形基本不变,这并不是坏事,相反是大大的好事。纵观现代潜水表,看来看去,还是劳力士最入眼。不过14060毕竟不是5513,这就怪不得我太过苛刻,心一硬,14060落榜。

schen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