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ek Philippe 2499 i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iconic perpetual calendar chronograph wristwatch in my eyes, and no doubt is among the most important Patek references for any serious collectors.

锺泳麟先生在《拍卖十年记之一,百达翡丽》书中写道:“不算孤本型号,百达翡丽万年历计时之王当非2499莫属。”

百达翡丽,当今毫无争议的表王,并非徒有虚名,也绝非仅靠市场营销或投机炒作可以得势,归根结底靠的是自身实力,具体落实在近一个世纪以来的全部作品。以手表为例,历数所有常见表款,从简单款式Calatrava(卡拉卓华)大小三针到超级素质天文台,从业界先驱万年历、万年历计时、世界时,到傲视群雄的三问大复杂,甚至公允而论原非百达翡丽绝对强项的单纯计时表及运动表,百达翡丽皆无一不精,无一不强。相对而论,我个人以为百达翡丽最无敌经典当属万年历、万年历计时与三问大复杂款。前者,单纯万年历与万年历计时(包括万年历双追)之无敌首先在于外观优雅迷人,极其好看。后者,三问(包括三问附加其它各种功能或复杂)之无敌在于声音清澈悦耳,极其好听。当然,两者内心均十分强大,是为根本底蕴。

我看机械表,永远是好看第一,包括内外正反侧各面。以好看论,以貌取表,兼顾机械之复杂,手工之精美,免谈技术之先进(比如别家的日历瞬跳,固然不可无知者无畏,但我总觉毕竟次要),万年历计时一向是百达翡丽的明珠巨星,而2499又是明珠中的明珠,巨星中的巨星。

百达翡丽万年历计时,不算万年历双追,至今所有量产表款(1527之类除外)单手屈指可数:1518、2499、3970、5970、5270。无论从产量、价格、收藏价值,还是从美学、设计、历史地位来看,古董款1518、2499皆出类拔萃。

以机芯而论,1518与2499搭载基于Valjoux 23VZ的Cal 13”’, 3970与5970搭载基于Lemania 2310/2320的Cal CH 27-70,5270采用百达翡丽首次全自产计时机芯Cal CH 29-535 PS Q,技术上越来越先进,如从Cal 13”’传统莲花摆到CH 27-70自家Gyromax到CH 29-535 PS Q六项全新专利。可是论机芯美学,我眼中的排列则正相反。Cal 13”’在我看来乃世上最美机芯之一,没有丝毫悬念。我尤爱她的鹅颈莲花摆和百达翡丽标志S形弹簧。这摆轮到了CH 27-70即已变异,S弹簧虽峻峭(俊俏)依旧,惜不似前朝美人那般窈窕纤薄。新一代CH 29-535十分靓丽,唯摆轮大幅度缩水变小,S曲线更悄然遁形。

左起:Cal 13”’、CH 27-70、CH 29-535 PS Q

1518与2499内心一致,外表不尽相同,我以为正由此而分出“高低”。1518虽然更古董且产量更低,如今却不如2499受追捧,重要原因之一我以为在于2499外形更符合现代人的口味,佩戴也更合手。1518尺径35mm,古典味纯正,略偏小。相比之下2499尺径完美,比1518大2mm左右(2499不同款式大小略有不同),盘面留白恰到好处,古典与现代兼容。最常见的后期剑针(正式名称是太妃针)配棒状刻度,内敛又凌厉,一身王者之气。另外,2499产量虽略多于1518,但款式变化极多,任一款式的数量其实相当少——2499/100例外,而这正是2499/100相对低价的第一原因;至于第二原因,我以为是2499/100外观与后代3970接近,众表堆里不如老版独特醒目——说到底又是有关外表。

左:第一代黄金1518;右:第一代黄金2499

如果将1518以及与之最为接近、外表几乎一致的第一代2499并排一起比较,可以发现除了个头有大小之分,表圈厚度及表耳形状亦不同,此外表盘细节上也有区别。1518的日历月相子盘边缘日历数字有内外环圈住,2499则没有。2499这种盘面设计是我最喜欢的,日历月相子盘边缘开放无圈,左右小秒盘与计时分钟则有外环。以我个人感觉,从某种角度看,子盘有外环显得古典,无外环似乎更具现代感。从这点看,1518最平滑古典,2499最平衡有致,3970、5970、5270相对具有现代感。题外话,继续这一视点,百达翡丽现代表盘面设计最接近2499的一款当为5004 ,深得古典气质且干净清爽,难怪无意识中名列我心目中最美现代表之一。

闲话少说,还是集中精力谈2499。

据文献记录,2499总产量为349只,出产年份自1951年至1985年(最后两只铂金款直到1987年才成品)。2499大约90%是黄金款,余下红金款相当稀有。最稀少的是铂金款,仅两只, 2499/100P,乃2499收官之作。

关于2499,坊间有三代、四代、五代之分类,尚未有标准划一的定论。最常听到的是安帝古伦和佳士得的四代说,两者又略有不同——其实五代之说也来自安帝古伦。这些表面听上去不同的分类说穿了其实都是一回事,我个人倾向于结合各家之说,分为四代。因第一、二代时间上没有具体分界,可将两者一起归于早期,同时定出中、后期的年份,具体对应如下。

早期:1951年至1960年,包括第一代和第二代,两者的分界大约在50年代中期。第一代总数极少,笼统说来,市价最高,已知黄金款约40只,红金约4、5只。2499第一代形似1518,为方形计时按钮,立体阿拉伯数字时标,柳叶针,有测速圈。简单化的划分,这个壳面针组合之外的所有其它款式均归为第二代:计时按钮有方有圆,指针亦有柳叶和剑形两种,立体时标有全部阿拉伯数字、全部棒状、以及阿拉伯数字12(其它时标为棒状)三种。

中期:1960年至1978年,第三代,圆钮,立体棒状时标,柳叶针或剑针,无测速圈。

后期:1978年至1985年,第四代,新型号2499/100,外形与第三代基本无异(后记:表盘的一个区别是,第三代3点和9点位有点状立体时标,第四代2499/100无),圆钮,立体棒状时标,只有剑针,无测速圈,蓝宝石表镜,手表整体因而略厚。

当然上述分类只是粗略的。2499的一个迷人之处正是在于款式众多,没有定规,尤其是早期。如果哪天市面上突然冒出一只从未有过记载的2499款式,真表的可能大于假表——当然,明显惨不忍睹假冒者不在讨论之列。

我对于2499的实际接触极有限,所知绝大部分来自书本和网络。本文中我所做的无非是搜集整理现成资料,皆取自公开免费的信息知识,他人鉴表成果。以下简单罗列三大拍卖行安帝古伦、佳士得、苏富比曾拍卖过的不同款式2499,以便读者及我自己日后对照查阅,图片与文字资料均来自拍卖目录,所有成交价皆含佣金,不再一一说明。

早期第一代2499,黄金款,最标准的第一代盘面,这一只机芯号868538,曾两次出现于安帝古伦拍卖:安帝古伦日内瓦2004年10月24日拍出534,250瑞郎、安帝古伦日内瓦2006年5月14日拍出581,700瑞郎。

早期第一代2499本来就高贵,这一只黄金款更与众不同,夜光指针,双签名盘面,日历盘印有大英帝国老牌字号Asprey签名,机芯号868346,苏富比日内瓦2006年11月14日拍出2,204,000瑞郎。

早期第一代2499红金款,极为稀有珍贵。话说第一代2499又分两种壳型,一种表耳略短,密底略微鼓起;另一种表耳颀长,密底扁平。红金款多为后者,包括这只,机芯号868249,苏富比日内瓦2008年11月16日拍出1,678,500瑞郎。

早期第一代2499红金款,这一只红金更稀奇,因为外壳反而又不是红金款“应有”的那种颀长表耳型,据称表径比起其它第一代红金款略大1.5mm,凭此即多出一份巨大优势。机芯号868019,佳士得日内瓦2012年5月14日拍出2,547,000瑞郎。

早期第一代2499红金款,另一只独一无二的红金,脉动计时版本,双签名,日历盘印有大零售商Freccero签名。机芯号868248,安帝古伦日内瓦2002年10月19日拍出3,193,500瑞郎。

早期第二代2499黄金款,方钮,剑针,棒状时标。安帝古伦将此表列为第一代,但似乎归于第二代更恰当。根据机芯号868537及出产年份1956年,可以推断这只2499产于早期中叶,大致介于第一代与第二代交接期。安帝古伦纽约2008年10月17日拍出1,514,400美元。

早期第二代2499黄金款,圆钮,柳叶针,阿拉伯数字时标,与第一代的显著区别在于计时钮,已由方变圆,其他盘面特征则还未变。机芯号868747,安帝古伦日内瓦2002年11月16日拍出641,500瑞郎。

早期第二代2499黄金款,方钮、剑针、阿拉伯数字12时标,其余时标为短棒状。机芯号868627,曾四次出现于安帝古伦拍卖,两次成交,两次流标。安帝古伦日内瓦1993年4月25日拍出103,500瑞郎,安帝古伦香港1994年6月17日拍出434,010港币。

早期第二代2499黄金款,圆钮,剑针,阿拉伯数字12时标,其余时标为短棒状。机芯号868628,紧接上一只,应为同时期生产,同样针面,唯一不同是外壳上的计时钮,从方变成了圆。安帝古伦日内瓦2002年10月19日拍出311,500瑞郎。

早期第二代2499黄金款,圆钮、剑针、棒状时标,我眼中最美的2499盘面格局,据说黄金款仅16只。机芯号868599,佳士得日内瓦2010年5月10日拍出963,000瑞郎。

早期第二代2499黄金款,圆钮,剑针,棒状时标。这一只更与众不同,星期和月历窗覆盖放大镜。机芯号868757,苏富比日内瓦2011年11月16日拍出722,500瑞郎。

早期第二代2499红金款,圆钮、剑针、棒状时标,我最爱的2499款式,据说至今仅知8只存世。本表机芯号868613,佳士得日内瓦2010年11月15日拍出1,203,000瑞郎。

早期第二代2499红金款,圆钮、剑针、棒状时标。这一只更特别,双签名盘面,日历盘印有意大利著名零售商Gobbi Milano名号,机芯号868609,佳士得日内瓦2007年5月14日拍出2,736,000瑞郎。

中期第三代2499黄金款,柳叶针,Cartier双签名(2499这个面针组合最像后裔3970第一、二代,常听人说3970的一个好处是像2499,此为最好例证)。机芯号869360,安帝古伦日内瓦2006年4月2日拍出626,500瑞郎。

中期第三代2499黄金款,剑针。机芯号869474,安帝古伦纽约2011年9月14日拍出374,500美元。

中期第三代2499红金款,剑针。不但红金稀有,棒状时标也与其它2499有细微不同,此表3、5、7、9点位时标较大,并且所有时标都只有两个立体面,而非通常的四面,佳士得拍卖目录中特别说明,此表可能独一无二。所有这些意味着高价。机芯号869436,佳士得香港2008年5月29日拍出10,407,500港币。

中期第三代2499红金款,与上面第三代2499红金相同盘面,于佳士得香港2008春拍两年后现身安帝古伦,证明这个版本并非独一无二,但无疑依然非常稀有。机芯号869441,安帝古伦日内瓦2010年11月13日拍出1,082,500瑞郎。

中期第三代2499黄金款,极特别的黑漆面与宝玑数字时标,相信是独一无二。机芯号868764,佳士得日内瓦2010年11月15日拍出570,000瑞郎。

中期第三代2499黄金款,又一只特殊黑面,柳叶针。机芯号869332,安帝古伦日内瓦2000年4月2日拍出949,500瑞郎。

中期第三代2499黄金款,另一只黑面,剑针。机芯号869442,安帝古伦香港2002年6月8日拍出5,520,000港币。

后期第四代2499/100黄金款,最常见的2499款式。这一只机芯号869282,尽管在前面几只第三代2499之前,但装壳日期在后,故此型号已是后期2499/100。安帝古伦日内瓦2006年5月14日拍出424,900瑞郎。

后期第四代2499/100黄金款,这一只的盘面竟然再现测速圈,应为独一无二。机芯号869419,佳士得日内瓦2007年5月14日拍出696,000瑞郎。

后期第四代2499/100黄金款,特殊黑面,其他都“普通”。机芯号869407,安帝古伦日内瓦2006年4月2日拍出335,300瑞郎。

后期第四代2499/101黄金款,连体表链,特殊型号。机芯号869392,在安帝古伦日内瓦1989年4月9日“The Art of Patek Philippe”盛大专题拍卖会上拍出121,000瑞郎。

后期第四代2499/100铂金款,极品。虽然笼统说来,2499越早越值钱,2499/100相对最低价,但做表和玩表的趣味之一正是在于不循常理,如此方才有故事有谈资有内涵且有面子。最后这一只2499/100,恰是2499众多极品中的极品,但这一只不是普通黄金款甚至红金款,而是前三代里均绝无仅有的铂金款。

其实无论2499与否,百达翡丽古董铂金表本身就极其罕见,历数所有古董表款型号的铂金表,据佳士得统计总共大约仅25只。这一只2499/100P也是字面意义上的终极2499,为2499收山之作,最后出产。2499于1985年正式收官,但这两只2499/100P直到1987年才装壳成品,当年Philippe Stern亲自过问,仅做两只,机芯号分别是869308与869309。第一只2499/100P公开出售,第二只则是非卖品,为百达翡丽博物馆收藏。

在如何出售第一只2499/100P一事上,Stern先生另辟蹊径,不通过寻常渠道,而是选在百达翡丽历史上最重要的那届“The Art of Patek Philippe”安帝古伦拍卖会上隆重推出(我毫无技术含量地推测,百达翡丽彼时已确知这场拍卖会多么重要),估价高达200,000-240,000瑞郎。须知直到2000年,2499/100黄金款拍卖行情通常仅在6至7万美元。这只2499/100P当时以高价418,000瑞郎拍出,后经两次转手(一次在90年代中期,一次约10年前),终为名人大藏家Eric Clapton纳入。今年(2012年)此表重现江湖,传言是因为绝不差钱的Eric Clapton急需重款于慈善用途,方得出手,善哉。佳士得于11月12日在日内瓦拍卖此表,估价2,500,000-4,000,000瑞郎,最终成交价为3,443,000瑞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