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an absolutely ultimate collection of 10 time pieces that one can ever dream of, but only possibly in dream? Here is my take…

序:

对表当歌,人生几何?

何以解忧?唯有杜佛。

何以制毒?以毒攻毒。

这一次,给自己下一个无敌剧毒 — 不,十个,绝顶剧毒。毒到什么地步?看官你可以确认,这毒,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解不了,就算你认识或不认识的那些大神或大收藏家们也解不了,连他们也只有被毒垂涎至死的命。

梦幻十大

引子: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某种角度或某种程度上,玩表有点像读金庸小说。

我读的第一本金庸是《射雕英雄传》,开卷不久就见识了江南七怪,顿时觉得武功绝顶,心想主人公之一大概就在七怪之中了吧,这就闪亮登场了。没想到很快来了黑风双煞,陈玄风梅超风,九阴白骨爪,九阴真经,一山更比一山高,武功简直匪夷所思。然后,好嘛,这些都仅仅是开头,天外还有天,桃花岛主出场,东邪黄药师,然后你我都知,西毒北丐南帝中神通,郭靖黄蓉神仙眷侣,长话短说,一路风云激荡,最后大气磅礴,华山论剑封顶。

读完,合上书,依然恍恍惚惚,好些天回不过神来。接着就遐想,是不是还有更厉害的武功…… ? 很快我就断定,肯定有,还有更高的武功。或者换一句更保险的绝对错不了的话,还可以有更厉害的武功,就在下一本金大侠的书里。

玩表,好像也是这样。刚开始,世人皆知劳力士,我也知。然后,呵呵,一玩才知还有PP,以及十大名表 — 不管有何争议,任何略靠谱的十大,至少前五总可服人,就如射雕东西南北中。

然后开始编织自己的梦中表,认定终生追求……

然后发现人生理想提前实现,只是此刻又有了新的追求,更厉害的角色。

如此似乎就坠入无穷循环,或坐实了阶段论,螺旋上升(或曰堕落),不断向下一个五年计划进军……

想起自己刚迷上古董运动劳的时候,梦中表是5514和5517,心想哪天这一对到手,运动劳就可收山了。

若干年后,拥有了5514 Comex和5513 MilSub,后者(full spec)大致与5517无异。可是这个时候,心里早已惦念上了6200 King Sub……

显然,随着眼界的开阔和眼光的提升,你我都会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原本自己还不知道的好表,比以前自己认定的终极表还要好的表。现在有了Instagram,更是发现几乎每天都会看到那么多理应很罕见的表,仿佛一切都已不稀奇,已知和未知的终极表永不会穷尽。

由此可见,玩表似乎就像读武侠,令我等入迷的功夫永远会是越来越高,永无止境……

不过且慢。

就此打住这无边无际已散漫到不成形的联想,定下心来,仔细三思,方觉这两者有根本不同。

在根本一点上,表并不像武侠小说。小说里的功夫可以越来越高,没有止境。表,虽然大都也可以说一声表外有表,但那其实是有上限的。到了一定的境界,那就是表外没表了 — 赶紧说明,这里言下之意可不是什么手上无表,心中有表此等玄乎境界 ,而是眼前这表,就是世间的终极表,到此为止,不存在更高更好的了。

原因很简单,小说是编出来的,表是做出来的,是现实中的存在。有史以来,以及可预见的未来,最好最厉害的表就在那里,不可能再做出有更好更厉害的了。

我很欣慰,正常的逻辑和语言思维在这里终于恢复了,什么“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种异端言论这回总算是错了。最好就是最好,没有更好。

1. Patek Philippe Ref 2556

最向往的百达翡丽。最想拥有的手表。

图片来源:Antiquorum安帝古伦 

我多年梦萦牵绕却注定此生无缘的梦中表,仅此一只的Ref 2556,黄金壳,编号681113,天文台面盘,9点位小秒盘,3点位环成一圈印写BULLETIN OBSERVATOIRE(天文台证书),立体时标,太妃针,我最爱的针面组合。整个盘面十分简洁,在我眼里美不可言,充盈王者之气。此表搭载30mm天文台机芯,Guillaume摆轮,蓝钢宝玑游丝,鹅颈微调,全钻托石,主夹板呈扇形镌刻机芯号861137、PATEK PHILIPPE品牌铭文、21钻、5方位冷热等时调整,并刻有日内瓦印记。此表于1954年通过日内瓦天文台测试,得分43.77(满分60),售出三十多年后又流入市面,于1990年2月25日在Antiquorum(安帝古伦)拍卖会上现身,被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以608,500瑞郎的当年天价购得,从此永久珍藏于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博物馆内。  –摘自拙文“天文台表”,发表于《时间艺术》2013年4月期

近期实物照片:无言帖 — Patek Philippe The Art of Watches Grand Exhibition 2017纽约大展 

http://www.ctime.com/bbs/39/81402.html

2. Patek Philippe No.124824

最想拥有的“单纯”计时表。

图片来源:schen 

钟表史上最重要的手表之一,已知百达翡丽第一只也是钟表史上第一只追针计时手表。2014年6月10日纽约苏富比名表拍卖,含佣296万5千美元拍出。这样的一只双追,无论外观和内芯都名列我心目中最美的手表之一。在所有已知的最高级复杂功能手表里,这一只是极致,小表薄芯,精美无双,纯粹,唯一,非常重要。  

–摘自表态网苏富比名表拍卖2014年6月10日纽约场点评 http://www.ctime.com/watch/price/201-1.html 

苏富比纽约2014月6月10日拍卖目录链接: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2014/important-watches-n09159/lot.175.html 

3. Patek Philippe Ref 2499/100P

最迷恋的百达翡丽复杂表,最想拥有的混合功能复杂表。

图片来源:Christie’s佳士得 

后期第四代2499/100铂金款,极品。虽然笼统说来,2499越早越值钱,2499/100相对最低价,但做表和玩表的趣味之一正是在于不循常理,如此方才有故事有谈资有内涵且有面子。最后这一只2499/100,恰是2499众多极品中的极品,但这一只不是普通黄金款甚至红金款,而是前三代里均绝无仅有的铂金款。

这一只2499/100P也是字面意义上的终极2499,为2499收山之作,最后出产。2499于1985年正式收官,但这两只2499/100P直到1987年才装壳成品,当年Philippe Stern亲自过问,仅做两只,机芯号分别是869308与869309。第一只2499/100P公开出售,第二只则是非卖品,为百达翡丽博物馆收藏。

在如何出售第一只2499/100P一事上,Stern先生另辟蹊径,不通过寻常渠道,而是选在百达翡丽历史上最重要的那届“The Art of Patek Philippe”安帝古伦拍卖会上隆重推出(我毫无技术含量地推测,百达翡丽彼时已确知这场拍卖会多么重要),估价高达200,000-240,000瑞郎。须知直到2000年,2499/100黄金款拍卖行情通常仅在6至7万美元。这只2499/100P当时以高价418,000瑞郎拍出,后经两次转手(一次在90年代中期,一次约10年前),终为名人大藏家Eric Clapton纳入。今年(2012年)此表重现江湖,传言是因为绝不差钱的Eric Clapton急需重款于慈善用途,方得出手,善哉。佳士得于2012年11月12日在日内瓦拍卖此表,估价2,500,000-4,000,000瑞郎,最终成交价为3,443,000瑞郎。

— 摘自拙文“巨星永恒——百达翡丽2499”http://www.ctime.com/article/patek-philippe/487.html  

佳士得日内瓦2012年11月12日拍卖目录链接:https://www.christies.com/lotfinder/watches/patek-philippe-an-exceptionally-rare-very-attractive-5612362-details.aspx?from=salesummary&intObjectID=5612362&sid=af2baba2-719c-453b-9364-f4e81dcc3870

4. Rolex 6239 PNPN

终极保罗纽曼,终极迪通拿。

图片来源:Phillips富艺斯 

最喜欢的名人表,碰巧也是至今已知公开成交最高价的手表。其实我更向往的名人表是Buzz Aldrin的Speedmaster,也是属于珍贵文物类的表,人类第一只登月表。可惜这只超霸丢了,到现在还没找到,料已永久失联。

我爱计时表。在我看来,自古所有的计时手表中,综合考虑名气、影响、历史地位以及整体素质,迪通拿和超霸是最重要的两个系列。

迪通拿出色的款式太多了,我个人最爱保罗纽曼,其中最爱相对最多见的6239钢款。金迪如6263 Legend、6241 JPS自然贵气逼人,但又怎比得过钢迪的英气逼人,尤其是这一块,保罗纽曼的保罗纽曼,迪王中的迪王,如果要直接比钱,至少目前还没有任何手表比得过PNPN,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喜欢Paul Newman伉俪,以及这只表的身世和故事。

纽约时间2017年10月26日下午6点,富艺斯“WINNING ICONS ”专场拍卖如约进行,这块“保罗纽曼的Paul Newman”也如预期,最后连佣金成交价高达174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亿1786万!一举打破“史上最贵不锈钢腕表”、“史上最贵拍卖腕表”、“史上最贵的劳力士”“史上最贵迪通拿”等世界纪录!

— 摘自“schen深度解读拍卖史上最贵的腕表——1.2亿人民币的劳力士PN迪通拿” http://www.ctime.com/article/rolex/1160.html

Phillips纽约2017年10月26日拍卖目录链接:https://www.phillips.com/detail/ROLEX/NY080117/8 

5. Rolex 6062 Bao Dai

终极金劳。

图片来源:Phillips富艺斯 

泡泡背佳作很多,正装兼休闲我最爱这款,难得的全历劳力士,日月星三历,月相。星形刻度面盘的6062尤其优美典雅。

–摘自拙文 Top 10: Rolex 十大劳力士 

但,如果可以任选,当然还是这只黑面钻石时标孤品最佳。我排斥绝大多数镶钻金表,但超级喜欢这一块。保大帝的金劳,已知公开成交第二高价的劳力士,比通常所见任何珠光宝气大金劳更闪更炫,同时又绝对沉稳内敛。

Phillips关于此表的介绍:https://www.phillips.com/article/11398883/the-bao-dai-rolex 

日内瓦2017年5月13日拍卖拍卖目录链接:https://www.phillips.com/detail/ROLEX/CH080117/93

6. Rolex 6200 NOS

最爱的潜水表,最喜欢的劳力士,个人心目中的终极运动表。

图片来源:Phillips富艺斯 

略去长篇细致考证,简短说来,6200是Submariner始祖,其所有设计元素皆可见于现代劳力士各款运动表,但6200的面、针、圈、把、底、芯却又与众不同,正是我最向往之组合——醒目又简洁的粗体369 Explorer面,颀长而舒展的奔驰针,干净利落的潜水圈,手感视觉感俱佳的8mm大表把,饱满厚实弧度优美的泡泡背,虽年代久远但依然精准牢固如昔素质超群的强悍内芯,这是包括在下在内不少劳迷心目中的终极运动劳。 

— 摘自拙文 Top 10: Rolex 十大劳力士 

我有一个念头:有没有人像集邮一样,从Explorer I开始,把运动劳所有系列新表都收集全?要知道,劳力士固然产品线超长超广,但运动款系列的表款型号却很有限(只考虑型号,不考虑每个型号内各种款式及坊间别名代号等等)。我小时候集邮,虽然消费力很小但眼光还挺高,由此结交了几位大邮友,包括“著名集邮家”级别的。我看他们除了搜罗珍稀邮品,每次出新邮必然买它几大版先留着。劳力士表虽然比一般邮票贵很多,但毕竟也不是多么贵,十几年前我认识的表友,有的就这么买劳的。那么,六十多年前呢?当然,手表作为收藏品种比集邮晚很多,但只要有一个收藏者这么买了,那么时至今日他一定已是“著名收藏家”,而留下来的这份收藏可就是完整且全新的古董运动劳首版(囊括所有Mark 1甚至Mark 0款),并且可以一举呈现给世人,什么样的品相才是历经岁月的真正原始完美。

我不知道,劳力士自己是不是保存有这样一套藏品?

比如我现在最爱的劳力士表,Ref 6200 King Sub,至今有限接触到的最好品相是PNPN同场拍卖里的一只(表壳号32215,机芯号37197),但还远非NOS级。

问题是:是否存在NOS库存品级的6200?

在这梦幻(盗梦?)空间里,这是我的梦中梦。

Phillips纽约2017年10月26日拍卖目录链接:https://www.phillips.com/detail/ROLEX/NY080117/33 

7. Philippe Dufour Grande Sonnerie No.3

最推崇的现代表,最希望拥有的单纯复杂表,最希望拥有的现代表。

图片来源:Sotheby’s苏富比

如果是十年前,这一梦必须大书特书。如今,但凡表迷甚至普通正常人(隐含的意思是但凡表迷都不正常,呵呵)都知Dufour及其作品,因此不必赘言了。

众所周知,表佛的这款表前无古人,是钟表史上第一件大自鸣手表作品。所有复杂功能当中,大小自鸣三问难度最高且最为纯粹。大师以此开山之作,问鼎当代制表艺术顶峰。不仅如此,直到今天,我仍相信这一只珐琅面蓝针将官底玫瑰金No.3是普天之下最美最好声的大自鸣手表。曾经,只要有足够多的钱,你我都有机会拍下这只表。482万元港币固然不少,却是这十大梦幻里的最低价。但,机会……总是稍纵即逝。

梦,则可以一直做下去…… 

苏富比香港2012年4月4日拍卖目录链接:

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2012/important-watches-hk0385/lot.2311.html

8. George Daniels Space Travellers II

最心仪的手表时期的怀表,最神往的近、现代怀表。

图片来源:Sotheby’s苏富比 

自从玩表入门以来,我最崇敬的当代制表大师,就是George Daniels和Philippe Dufour这两位,完全不同的风格和神韵,但都兼具传承与独创,各自以出神入化的超一流古法技艺将英法与瑞士山谷传统完美演绎、发展、呈现于现代。

关于古法手工制表,网上常有讨论。什么是手工制表?什么才称得上全手工?其实,不必天南地北想当然乱侃,也不必抠字眼为辩而辩,请先认真读书,然后再长篇大论发言。表圣George Daniels 在他那本堪称制表新约圣经的《Watchmaking》著作中,用详实的文字和图形细致描述和描绘了从游丝螺丝,到整个轮系,到表壳表盘的完全手工制表过程。

George Daniels一生亲手制作的表,成品不超过三十枚。其中,这一枚Space Travellers II可谓他的登峰造极之作。双发条双擒纵单摆轮,超凡的设计和制作。四臂大摆轮,联动两套擒纵和轮系,从而实现独立的恒星时间和平均太阳时,以及时间等式、月相、年历,甚至可以切换于恒星时间和平均太阳时系的计时。在我眼里,这枚仙风道骨的怀表,远胜制作于同时代借助CAD设计囊括古往今来最多复杂功能的巨无霸超级大复杂Caliber 89。

大师曾说过,如果去火星旅行,他的这枚怀表会是个好伴侣(故此表被称作Space Travellers),它可以同时告诉佩戴者在火星(恒星时间)和遥远地球上(平均太阳时)的精确时间。如果到了火星,要给地球打电话,可以启动计时,并且可以选择以火星或地球时间计时。大师建议用恒星时间计时,如此打一天电话可以省3.555分钟的电话费。

大师的意思是,买这表其实是能省钱的。当然,这是说笑,因为在大师生前,这枚Space Travellers II一直是非卖品(Space Travellers I也曾是,后被一藏家硬买了去,大师事后即刻懊悔却已无法反悔,遂再制一枚,并特别加上计时功能,为了能省下在火星打电话的一点零钱)。大师仙逝后,此表被苏富比拍卖了两次。下一次,不知将会在多少年后。

苏富比伦敦2012年11月6日拍卖目录链接:

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2012/george-daniels-so-l12313/lot.9.html 

苏富比伦敦2017年9月19日拍卖目录链接:

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2017/watches-sale-l17054/lot.121.html

9. Breguet duc d’Orleans Sympathique No.128 / No. 5009

最神往的宝玑,最神往的座钟和怀表。

图片来源:Sotheby’s苏富比 

钟表钟表,有钟有表。世人皆知宝玑 — 这么说,夸大其词了。如果说但凡表迷皆知,那还是差不多的。事实是,人们不仅知宝玑其名,大多还认定其人乃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制表大师。

但毫不夸张地说,鲜有人知,大师不仅制表,也制钟。

接着夸夸其谈 — 世人皆知陀飞轮。现在连很多不懂表和并不爱表的人也都知道陀飞轮,还都知道是宝玑大师发明的。很多人并认定陀飞轮是大师一生最重要的发明,甚至可称为钟表史上最玄妙的发明。

在我眼里,大师最超凡入圣的发明是Sympathique。

Sympathique中译为子母钟,更确切和完整但略拗口的译名应为母子钟表。

何谓子母钟或母子钟表?简单说来,一钟一表(请勿与一中各表或一中同表混谈,不谈国事,这里只谈表),怀表和座钟各为一体,又可连体合二为一。合体的形式和目的是:每天夜里将表置于钟体上一个特别位置,清晨即完成表的自动调时乃至上链。

表的精准走时,一直是制表的第一要素。钟的体积和部件比表大很多,置位不变,走时稳定,相对容易做到精准,且动力充沛。以母钟调动子表,这是人间最美妙的时计系统。当然,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极难,这样的座钟和怀表必然不同于普通的钟表,有着极其复杂且精妙的结构机制,也只有宝玑这样的天才大师才想得出做得到。

我一向以为,对精确时计的极致追求才是机械表之王道。

宝玑大师发明陀飞轮,本意就是为了精准,确切说是提高怀表的精准度。

宝玑大师发明子母钟,也是为了精准,确切说是提高怀表的精准度。

无论实用性还是玩具性,技术难度还是天才指数,人力工本还是最终金钱价格,在我看来,子母钟都远在陀飞轮之上。只不过,陀飞轮到了现代手表时代已泛滥,因此太有名。子母钟,有多少人见过,或听说过?

大师一生只制作了大约12座子母钟,确知的有11座,因为非常耗时,其中相当一部分直到他去世后才完成,但毋庸置疑都被尊为大师亲手制作的真正意义上的宝玑作品。这些子母钟里,又数这一Duc d’Orleans  Sympathique制作最精美,功能也最完备强大,是唯一具备设时、上链、调校三大功能的宝玑子母钟。这件瑰宝,在原主人Duc d’Orleans 奥尔良公爵Ferdinand Philippe生后,被二十世纪大收藏家Seth Atwood委托George Daniels觅得,并经George Daniels修复,成为Time Meseum时间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1999年12月2日,苏富比“Masterpieces from the Time Museum”世纪拍卖的第一部分开拍,这座子母钟与Henry Graves超级大复杂怀表率先被拍出,各自成为拍卖最高价的钟和表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分别是含佣5,777,500美元和11,002,500美元,直到今天,这两个纪录已被刷新,但纪录保持者未变)。2012年,这座子母钟再度出现在苏富比拍卖场上,连佣拍出6,802,500美元,新的纪录。

苏富比纽约2012年12月4日拍卖目录链接:

http://www.sothebys.com/en/auctions/ecatalogue/2012/important-watches-n08882/lot.124.html

10. John Harrison H4

最神往的时计。

图片来源:Royal Museums of Greenwich 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馆 

许多人言必称宝玑,我也常会。

但如果非要排个前后,在我个人心目中,钟表史上最重要的人物, John Harrison排第一,宝玑大师第二。这话这么说出来,肯定会有争议。所以就此打住。

只想重复一句:我一向以为,对精确时计的极致追求才是机械表之王道。

H4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枚天文台级的船表,所有高精度计时器的始祖。

严格说来,这枚大表应归类船钟。

历经使用、修复、维护、保养的H4,现为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及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拥有,并作为展品向公众展出,乃是我等表迷到伦敦必去瞻仰朝拜的神物。

至于个人拥有收藏的可能,别说H4本尊,就是H4的任何一个“摹本”如当年Larcum Kendall和当代Derek Pratt的忠实复制,对于任何一位收藏者(除了Derek Pratt的H4现主人)也是断难实现的梦想。

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馆链接:http://collections.rmg.co.uk/collections/objects/79142.html

后跋:

梦幻之所以是梦幻,就在于无法成真。这十大梦幻里,能圆任其一梦即可知足一生,能实现任何三大就非常不得了,足以傲视整个表圈,从网上到线下的世界各个角落。完成五个几乎已不可能,即使当今超强如百达翡丽博物馆,有此能力,却并不会去收集这几只劳力士。要十个收齐,那是十足的梦幻。

不过,这十大里,除了第十大,其余都在公开拍卖拍出过,特别是其中八个,就是在近几年内,只要你我有钱,作为个人收藏者,不是不可能收入囊中。现在,自然有钱也晚了。好在梦幻永远不晚,且免费。

后后记:

回到现实。

2556:注定是永远的梦,好在我不算一无所有,我有劳力士6210 Kew-A天文台表,也是我的至爱。

万年历计时和双追:但愿能拥有2499和5959,目前只有5004。

PNPN:没有任何相近的,我甚至还没有一块迪通拿。

6062:能有一只黄金星形刻度面我就知足了,不过总算金劳我有6511。

6200:我有一个。

Dufour:还好我赶上买了一只Simplicity。

最后三个梦:完全没有任何哪怕有一丁点相近的临时替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