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So what are the most beautiful watch movements? Each person certainly has his/her own view. Here are my personal top 5 of the modern watches…


感觉这个标题有点煽情,但又想不出更好的,所以要先特别声明一下:所谓最美,完全是个人之见,各位看官不必当真。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我想继续玩“十大”游戏,就我有限所知,一一列出我个人眼中十大最美手表机芯和十大最美手表面盘。

但我立刻发现这是个巨大而艰难的课题,所以我决定再加一个限制条件:我只写我实际接触过的表。这样的好处之一是写起来容易一些,因为我见过碰过戴过的表实在就有限,不必绞尽脑汁翻书上网去找。好处之二则是给自己多加了一级台阶,如有明显遗漏可以狡辩不是不知道,而“仅仅”是没亲手碰到过。好处之三,……算了,不说了,言归正传吧。

经研究,本课题的实施须分步进行,先从机芯着手。进一步简化问题,一刀切,古董现代五五开,先来五个现代芯,这就是本文的内容,如下。

1. Lange Datograph,Cal. L951.1

旧文节选:

L951机芯之美,举世公认。自出世以来,她的艳照即广为流传。但那种美艳无比却又深不可测的冷色风情,很难完全捕捉到平面的照片里,定要亲身立体领略。近观L951.1,那光彩照人的德国银桥板、格拉苏蒂条纹、雕花摆轮夹板、鹅颈微调、蓝钢螺丝、红宝石黄金套筒无一不深具朗格品牌特征。与之交相映辉的是机芯的计时部分,众多钢质部件错综复杂,却玲珑有致,如见行云流水,运转中的星柱轮、计时离合杆、秒计时轮和精确跳分的阶梯涡形轮更是摄人魂魄。整枚机芯美奂绝伦,无愧为德式制表巅峰之作。

小结:Dato之美,在于立体、色调和对比。

2. Journe Resonance,Cal. FPJ 1499

旧文节选:

从一开始,我就被共振的机芯深深迷住。她不单是至今为止所有腕表中绝无仅有,而且美丽之极。即使在F. P. Journe本家族众俏丽中,在我眼里,最美的机芯当属共振。当我亲眼看到运行中的共振双摆轮以相同的频率整齐地来回摆动的时候,耳边似乎响起了雄伟的交响乐。这个想象似乎不着边际但于我却是真实的,尽管,眼前运动着的只是两只小小的摆轮以及身后的擒纵轮而已。

共振于2000年正式量产化,第一代铜机芯Caliber FPJ 1499,第二代18k金机芯Caliber FPJ 1499-2。抛开材料的区别,FPJ 1499-2较之FPJ 1499的一个显著不同是将两个棘轮(ratchet wheel)掩盖到了夹板之下,这一般被认为是高档机芯的做法,但我更喜欢看到老款铜机芯未被隐藏起来的棘轮。

小结:共振之美,在于机芯的非常格局和精妙结构。


3. Dufour Simplicity

旧文节选:

欣赏Simplicity并不必需高倍目镜,只要是懂表之人,见到此表自然立刻明白这是一只极不平常之表。它的机芯之美,无需放大就已无比动人夺目,其边缘倒角打磨之完美,在肉眼之下即已分明,胜过我所见过除它之外的任何一只表。Simplicity又是比较上照的表,所以看它的机芯微距照片同样也能领略其美。Simplicity的机芯版路优美婉转,却又非一味的圆滑,曲径通幽之间亦见锋利的直线,堪称典范打磨的日内瓦条纹映衬下的各夹板互为呼应,亲密吻合似成一体,犹如Dufour所钟爱的贝多芬弦乐四重奏。德国银的桥板配以黄金铭牌、蓝钢螺丝和红宝石,映射出精灵一般的光辉,又好似第四与第五钢琴协奏曲,华彩乐章则是主夹板上位于整个机芯中心那颗硕大红宝石边际的两个摄人心魄的尖峰,其韵律之美,妙不可言。这两个诱人尖峰乃Dufour特有标志,在他的三款表中均有出现,好比他的签名,与主夹板上另几处曲线交际的尖角一样,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功用,只为单纯的美学意图。

小结:Simplicity之美,在于传统的圣洁光辉和完美的魔鬼打磨。

以上三款机芯的大段文字节选自以前给杂志写的旧文,所以难免文艺腔。下面两个是现写的,不收稿费,可以无厘头加口水话。

4. PP 5004,Cal. CHR 27-70 Q

图片来源:PP网站

5004已经停产,现在的PP网站上已经找不到这张图片了。5004机芯致命诱惑有两处,一是那个双追装置的章鱼轮,为5004独有。章鱼又名八爪鱼,英文octopus就是这个意思(octo意为八)。这个小章鱼大概因为小,没有八爪,只有六爪。静止的时候,小章鱼看上去可爱之中似乎透出那么一点邪气,动的时候就只剩下一片爱意泛滥无边了。如果此时忍不住又往女色上去作联想,可爱邪气,非黄蓉莫属矣。

这么想下去,致命诱惑之二就是杨丽萍,PP计时经典特征的那个S形弹簧,傲立险峰,骨感峻峭(俊俏)曲折挺拔之美无以伦比。这个诱惑,3970和5970的CH 27-70也有,但到了新款5951(CHR 27-525 PS Q)、5270(CH 29-535 PS Q)、5204(CHR 29-535 PS Q),俨然就是别样山峰了。是否新款新高峰,可以拉下5004?我还没有仔细看过量过。现在我只能肯定地说,远远地看,5004更美。

小结:5004之美,在于深水精灵和无限险峰。

5. PP 3939(或5016、5216、5207),Cal. RTO 27 PS(或 RTO 27 PS QR、RTO 27 PS QI)

图片来源:PP网站

3939和5016也已停产,5216和5207还在产。这几款的机芯面都一样。陀飞轮加三问,PP最高级的机芯面,其特征就是那个王者之气横溢的陀飞轮及其侧上方造型特异的金三轮(third wheel),再加那对天籁之声的音锤及其侧旁覆盖调速器(centrifugal governor,调节音锤敲击频率)之上彰显高贵身份的金质Calatrava十字徽章。这枚机芯与5004不同风范,好比五彩云霞之于崇山峻岭。相通之处,在那汪洋大海东胜瀛洲东海龙宫,又见章鱼,这一个是更大更舒展的五爪鱼,看着更像佛家万字法器,又如哪吒三太子的好宝贝风火轮。不过这儿风火轮就一个,音锤倒有一对。那音锤不但好看,在夹板间的布局也恰达好处,伴随着陀飞轮分分秒秒转动,叮当起来的时候更是分外好听,有得看有得听,双重感官享受。RTO 27 PS之美,已不仅限于视觉。

小结:3939/5016之美,在于佛光万里和闲鹤祥云。

总结:以上五只都是手动机芯,废话一句,情理之中。

====================================

外一篇:Dufour Grande Sonnerie及其他

我在等哪一天,这个榜单会改写。

Dufour的Grande Sonnerie,至今仍在梦中。希望有一天可以在现实中见上一面,那一天也许以上榜单会遭颠覆,最受威胁的将会是同为三问的老五。不过谁知道呢,也许风轻云淡,飘过安然。

此外, 近年来的几个独立制表大师新作如Laurent Ferrier Galet Classic Tourbillon Double Spiral、Roger Smith Series 2 Open Dial、Kari Voutilainen Observatoire及Twenty-8,我有幸有过短暂亲密接触,也是强有力的候选者,无奈强手更强,最终没有入围本榜单,另念及钱包及其他种种原因也没有入手,甚憾。

既然说到新款,正值巴塞尔2012如火如荼之际,不妨多说几句,特别是事关老四。比较一下27-70族系和新一代几款PP全自产计时机芯,尤其是5004与5204,不难发现新机芯技术更精良,设计思路更完整,版路总体更圆滑。相比之下,说得极端一点,在Lemania 2310基础上改良开发的27-70其实是比较笨拙的,是那种硬生生拼凑出来的复杂,所以从根本上讲,5004过分复杂,先天可靠性低,容易出故障。5004还有个要命的缺点,太厚,不但影响实用佩戴,也令手表整体美感大打折扣。但此处专论机芯美学,我无能作专业论述,只能大言不惭:我个人眼中,5004机芯之美,无出其右。再退一步,论设计理念,迎难而上的复杂,为复杂而复杂,甚至简单功能复杂实现,是否就不如化繁为简,化难为易?我不这么认为,尤其是说到手表。设计有多种,Ludwig Oechslin、Christian van der Claaw、Vianney Halter,都深得我心。如果非要说最优设计,本质上,在现在这个年代,数字电路简单经济,小菜一碟,机械表压根就是落伍的技术,不必要的过时的复杂。所以我们还是不要退到这一步来谈表。对我来说,归根结底,机械表的要点,就是要做得精致好看,无论复杂的精致好看还是简单的精致好看,无论机芯的精致好看还是盘面的精致好看。就此而言,5004,正道也。(顺便提前透露,我心目中的最美面盘,5004也占一席,是唯一连上两榜的现代表,虽然这风头肯定还是比不过这几天正在热闹着的两会代表们。)最美的机芯(现代篇)

schen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